这次回来,见了很多老朋友。印象特别深刻的是,那天下午,我和Z从地震家出来,开车到体育馆,路上换我开了一小段。Z说,当年教你骑摩托,现在又教你开车。我说,是啊,当年骑你妈的摩托车,县中老虎角都去过,可至今还是没学会。说着说着,我又一个不小心,转弯时偏了方向,一个急刹,把车开到了路中央。后来在路边等人,车头正对着烈日,坐在车里,看到不远处的山和田,还有结伴骑单车经过的中学生,被白惨惨的日光涂抹的灰灰苍苍,影子仿佛被熨在尘土飞扬的水泥路面上。在车内狭小空间里飘荡的陈奕迅的歌,软绵绵地敲打着我们聊起的硬邦邦的现实与理想。

那晚还见了G。将近一年不曾见面。这次回家前特意跟他说起,他说现在在中和,忙着管理新建的农庄,打理他刚埋下种的十几亩姜。他说,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县城见你,明天还有很多的农活要干。结果第二日冒雨飙车上了县城,总算见了一面。我说我国庆还回来,他说那时候我们家的鱼都捕光了,猕猴桃也没打果子。我好奇问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有意义吗?他答非所问,只淡淡答道,算命的说我这辈子只能做个农夫,我想这样又如何,我就是做个农夫也要大干一场。你看我们家的农庄,有鱼有猪,有百香果有紫藤萝,欠了政府两百万,我是回不了头就得往前走了。我默默地点点头。对生活的妥协和额外的努力,大概也是一种新的意义吧。

几年前常常混在一起瞎胡闹的大家,可能打死也想不到未来是这样的。那些年少誓要大干一场的轰轰烈烈,都被现实挤进了不起眼的角落。那里又黑又冷,还好并不寂寞。看你们抽烟开车,眉头不自觉地微锁,拔高的个头和稚气消退的侧颜,聊起的话题总和世俗脱不了干系,所幸大笑的样子还是一样的。我原本迷茫虚浮的心便又踏实了一点。

人生真的不可预测,大概也只有回忆是不会变的。庆幸曾经一起走过,让我们再相聚可以聊的忆起的感受的还有那么多,多到让我暂时忘记了一个人前进时眼前的漆黑一片,和犹如漂流大海的孤立无援。

我要祝福我们大家,即使经历磨难,也不会被生活压垮,最终都能获得想要的生活。那时候我们还能再见再聚,还能像今天这样再聊从前。

评论 ( 2 )
热度 ( 19 )
  1. t41476646一朵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