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

这一年过得有点快。但很多发生过的事情再回想又似乎有一点久远。

这个城市的冬天总是来得不情不愿,如同一位猜拳输了的牧师,被拉上一场并不盛大的婚礼。

01

离开出版社的时候,我大病一场。这两者其实没有必然联系,但这么一描述,多少带上一点悲壮。

生日那天,恰逢梅雨季节怒气冲冲而来。在床上躺了两天,大病初愈,油腻的一头乱发,仿佛刚被打捞出海的水藻。

没有蛋糕,吃自助火锅撑到走不动道。

02

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埋头赶一个方案。下班以后在地铁上,一条一条翻看亲戚群里的聊天记录,脑子嗡嗡响个不停。

你的至亲被上帝宣判了死刑。

强撑着给毫不知情的老人打了电话,聊起小时候的一些趣事,听到那边传来慈和的笑声。

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我痛哭失声。

03

如果上辈子是一种动物,我宁愿自己是一条鱼。

去潜水前,我做了很多功课,甚至还潜入潜水爱好者的论坛听他们讲潜水遇到的奇闻趣事。

带我的教练很帅。我穿好潜水服,背上氧气瓶。

我没有准备好。

水刚没过头顶,我就想大叫。听不见、不能说话、水从四面八方压向你,我甚至觉得波涌的潮水带有攻击性。

那种无法自如呼吸,脚下空无一物,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击溃了我之前对潜水的向往和自信。

之后去拜访一家潜水俱乐部负责人的时候,她说,怕水的话,是不适合潜水的。

我前生大概是一条丑陋的鳄鱼吧。

04

再换工作的时候,我去了一家挺大的公司。

入职第一天,碰上生理痛。新的工作并没有我期待的东西,那天还被留到很晚。八点半下班的时候,公司大楼几乎空无一人。我情绪很差,一个人坐电梯到楼下,站在停车场中心,看着CBD灯火通明的各栋大楼,忍不住痛哭起来。

我从来都不够坚强。

05

有个台湾的同事办婚礼,邀请我做她的伴娘。

婚礼地点在海边。新人在碧海蓝天下宣誓,在《小幸运》的背景音乐中,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感动。

为蓝色的海浪,为纯白的婚纱,为他们的青春往事,为伟大的爱情。

06

我从来都觉得,在一个地方呆久了,那里的街巷和草木都会留下熟悉的印迹。

在此之前,我并不认为,南宁会是一个令我怀恋的城市。

元旦小长假,我重游南宁。虽然离开挺久了,但又感觉好像从未离开过。

12月31日那晚,我们到酒店附近的民生广场跨年。

夜幕如同一张黑色的纱帐,坠了漫天红色的孔明灯。

那是沉甸甸的来自尘世的祈愿。

07

公司组织年终旅行,厦门三日游。

年会那晚,第一次穿正装参加晚宴。

黑色礼服,绑带高跟鞋,红唇。

有点不像自己。

年会中了奖,换了一部白色的kindle,我一直都很想要的。

隔天去曾厝垵,偶遇陈坤等明星录真人秀。

朋友圈有人评论,说新年大发。

是啊,新年大发。





评论 ( 1 )
热度 ( 3 )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