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画,就只能写了。

手机停机了,发不出信息,也接不到电话。

今天是个淡淡的晴天,阳光不热烈,但晒了一天的路面,散发着一种干燥的暖烘烘的气息。傍晚六点半,头顶的云层有点厚,也没有夕阳可赏,天色还亮,晚风吹的满树的嫩叶子飒飒作响。十字路口塞满了车,一个没戴帽子的年轻交警,在安全岛上踱来踱去。1路公交嘶鸣着碾过斑马线,2路公交却没赶上绿灯,停下来的时候,还长长地叹了口气。

对面有排白杨树,树下站着个白衫伞裙的短发姑娘,手里牵了两只白色的京巴,停下来接起了电话。大个的京巴却不依她,扯了绳子就往前冲撞,姑娘吓坏了,动手一拉,裙子晃了晃,短发也乱了。

图书馆前的空地上,台阶旁五点钟方向,一棵半层楼高的树,没多少叶子,却开了满树的小花。小朋友看见了,就问小朋友,看啊看啊,是桃花?是杏花?小朋友答说,不对不对,我们去买冰淇淋吃吧!   

晚风又悠悠地吹了一阵,街边路灯都亮了。手机能用了,我等的人也来了。

走吧,走吧,回家吧。



评论 ( 3 )
热度 ( 9 )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