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落6

可能是因为学习紧张,初三下学期过的飞快。我感觉晕晕乎乎地就进了考场,晕晕乎乎地又出了考场。但是无论怎么样,这段艰难的日子总算过去了,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阿五他们读的职校放假比我晚,但是听说我考完试了,他们还是决定翘了晚自习出来为我庆祝。因为准备考试,我已经有段时间没见他们了,心里很是挂念。

我们在江边烧烤,从家里带出来的火腿肠、鸡翅膀被我们烤的惨不忍睹,虽然卖相不行,但吃起来味道还不错。大家吃饱喝足,就三三两两地坐在江边的草地上喝酒聊天。我们几个女生围成一圈聊些心事八卦,阿五抽着烟,时不时地插几句话。我本来打算好好跟阿五聊聊的,但是没多久她就被大罗叫走了。我小声骂大罗重色轻妹,这时候秀秀突然凑上来在我耳边说了句话,着实让我大吃一惊。秀秀告诉我,大罗和阿五已经正式在一起了。我激动地掐着她的脖子问了好几遍,一起的女生都作证说确实是真的。我感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心里有一种“终于”的感觉。我回头寻找他们的身影,夜色中看不太清晰,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角落里有两个相拥的影子,还有两个燃着的红点。我戏谑地说,得,两个烟鬼刚好凑一对。一句话把她们逗得前仰后合。我在一片笑声中躺了下来,看着夜空中不时闪烁的星星,感受着从江边吹来的凉风,心里暖暖的,我想,这一刻的美妙时光,真好啊。有情人终成眷属,朋友祝福环绕,有的幸福虽然来得太晚,但它终究不负良辰。

回去的时候,我一直拉着阿五的手傻笑。阿五终于受不了地推了我一把,问我怎么了。我指着走在前面的大罗,笑嘻嘻地骂他们重色轻友。阿五不太好意思地撇过了头,然后她又转头看看我,特别认真地对我说,苹果,其实这时候和他在一起,我不知道是对是错。我忙说,是对的,怎么会错呢?大罗高兴得都快找不着北了。阿五看着大罗的背影,眼神变得柔和,她冲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其实那时候我没想太多,我只是觉得阿五和大罗在一起了,两个人都会幸福,这才是我要的童话故事里公主和骑士的结局。可是后来发生那么多事之后,我再回想起阿五说的这番话,我也开始不确定,他们在一起,究竟是对是错。

暑假开始了,阿五突然跟我说她最近有点缺钱,想找份暑假工来做。我还有点奇怪,因为虽然阿五的爸爸还在坐牢,但是她家里并不像十分缺钱的样子。我还特地去问了大罗,大罗也觉得奇怪,但是他从来都不会反对阿五做任何事,他还托他老爸帮阿五找了一份茶庄的工作,每天都去接她上下班。看着他们俩甜蜜的样子,我打从心底为他们感到高兴。有一天我特别好奇地问大罗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大罗便说有一次阿五喝多了,就抱着他哭,然后问大罗能不能一直陪着她,做她的依靠。大罗简直受宠若惊,然后两人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我感叹不已,阿五的两小无猜姚远走了,一直纠缠她的马啸也销声匿迹,经历了两段并不成功的感情之后,也许她更需要现在这样平凡用心的陪伴。我觉得阿五还不能完完全全地把自己交出去,但是她愿意踏出这一步,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剩下的就靠大罗自己努力了。

中考成绩很快就出来了,我考得还不错,家里商量着托人把我转到市里去上重点高中。我不太情愿,想着要是去了市里上高中,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而我在那边又没有朋友,肯定会很孤独。于是那段时间,家里人轮番上阵给我做思想工作。

那天,大罗一家人来我们家做客,小姨姨丈对我也是一通教育,大罗在边上喝茶吃零食,一副看戏的表情气得我牙痒痒。中午主妇们在厨房做饭,小姨突然把我拽进了厨房。她和我妈一副拷问犯人的架势,要我把阿五和大罗的事都说给她们听。我心里打了个突突,埋怨大罗连这点保密工作都没做好。问了才知道,原来这几天,大罗天天把阿五往家里带,看这架势,怕是要定下来了。

小姨拉着我的手问,丫头啊,听说那个姑娘也是你的朋友,你跟姨说说,她这人怎么样。

我斟酌了一下,说,阿五,啊不,赵青青人特别好的,我们都喜欢和她玩,她还特别善良,而且人很孝顺。反正她要是做我嫂子,我是一千个一百个愿意!

小姨听了,皱着的眉头略有舒展,然后她说,这姑娘人倒是乖巧,长得也好,可是她家的情况还是挺复杂的。

我妈也点头,又说起阿五爸爸坐牢的事,她们俩都对阿五的家庭情况不太满意。

我心里有点急,口不择言地说,也不能这么说吧,哥哥这样整天游手好闲地混日子,有人嫁他就不错了,还是这么好的姑娘,你们有什么好嫌弃的啊。说完就被我妈狠狠推了一下,我撇撇嘴,发现小姨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我赶紧溜了出去。

看到大罗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喝茶看电视,我气不打一处来,上前拖了他就往阳台走。他一脸无辜地问我干什么,我笑得阴恻恻的,问他,你和阿五发展的那么快我怎么不知道?这都见家长了!

他笑嘻嘻地说,原来你都知道了啊,是我妈跟你说的吧?她还说什么了?

我答道,她说觉得你们不合适,嫌弃阿五家庭情况不好。喏,就是阿五爸爸的事,影响挺不好的。

大罗翻了个白眼,满不在乎地说,只要是她,其他我什么都不在乎。

我挑挑眉,问,你们不会真的打算结婚吧?这也太快了点吧?你们几岁啊,够岁数领证吗?

大罗突然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眉宇间似有一丝沉重,然后他压低声音说道,不能再等了,阿五怀孕了。

我顿时感觉一道响雷轰的一声击中了我。虽然那时候在我们小城十七、八岁的女孩嫁人生子不稀奇,但是阿五怀孕的消息还是令我觉得非常震撼。

我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有点惊疑不定地问大罗,你们真的那个了?呃,孩子,是你的?

大罗避开我的审视的目光,颇有点尴尬地垂下头去,说,嗯。

说实话我一时还是无法接受,毕竟大罗和阿五才在一起不过两个多月,这么快就怀孕并且要结婚了,这剧情发展快的实在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后面吃饭的时候,因为心里有事,他们都说了什么我也没注意。

我想我得找阿五出来好好聊聊了。

回去我就给阿五打了电话,约好了傍晚在我家附近的小公园见面。自从她和大罗在一起后,大部分时间她身边都有大罗陪伴左右,我们也不好去当电灯泡,这样算来我们竟然有半个多月没见了。

我提前十分钟到了公园,在草地上找了个较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此时太阳快要下山了,晒了一天的草地散发着一种烘烤过后的青草味,空气中氤氲着热腾腾的水汽,晚风不时捎来阵阵黄角兰的花香。不远处有人在吹口琴,是一首不知名的曲子,弯弯绕绕,为这个炎炎夏日的傍晚,增添了几分神秘。草地上还有很多孩子互相追逐嬉戏,湖边的小径上,还有一对年轻的父母在带着宝宝学走路。我出神地望着他们,不禁在心里描绘着阿五和大罗教孩子学走路的场景,一定也是一幅幸福的画卷。

看什么呢,大傻妞!

我吓了一大跳,瞪大了眼睛,才发现阿五已经到我面前了。她穿了一件喇叭袖的衬衫,胸前绣了几朵紫色的小花,下摆宽宽的,让人看不出她的身形。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我觉得她好像长胖了,原本尖尖的下巴圆润了一点,脸颊上也长了点肉。只是那双露在短裙底下的细腿还是没变,细的像两根刚成形的竹子。此时她正站在我身边,俯身笑眯眯地看着我,眼神里透着俏皮和玩味。

我没好气地说,没看什么啊,等你等的都快睡着了,大小姐,你迟到了快二十分钟!

阿五听了,一边在我身边坐下,一边说,唉,下班的时候,老板非拉着我们去吃什么牛肉面,我是才从东门赶过来呢。

说着她就掏出了烟。

我挡了一下她拿打火机点火的手,尖声叫道,喂,大小姐,你现在怎么还敢抽烟!你可是个孕妇啊!

阿五点烟的手顿了顿,并没有理我,而是推开我的手,再次利落地打火,点烟,放到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很快粉唇边就有一个个烟圈袅袅地飘出来。她轻轻笑了一下,说,这么说,你都知道了?

看着她淡淡的笑容和语气,我心里咯噔一下,大罗不会没告诉她我已经知道了吧?

阿五叹了口气,自顾自地说,也罢,你总会知道的。我现在也没办法了呀。

她一边说话一边隔着衣服抚着自己的小腹,一贯清冷的嗓音竟然因为无意拖长的尾音而带上了一丝柔情。我竟然觉得此刻的阿五全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我有点不确定地问她,你真的怀孕了?多久了?真的是大罗的吗?

说完我迅速捂住了嘴,因为这样问似乎很没礼貌。

阿五斜睨我一眼,停止了摩挲腹部的动作,她狠抽了口烟,又吐出一阵烟雾。她说,快两个月了。

天哪,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喊道。

阿五有点不自然地低下了头,说,我也是前段时间才发现自己……那时候我很慌乱,自己偷偷买了东西来验,才知道已经有了。我不知道怎么办,就告诉了大罗。

我小心地问她,那你真的要跟大罗结婚了吗?

我不会跟他结婚的。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这个孩子。我这段时间去打工就是想攒点钱,无论我的决定是什么,到时候都需要一大笔钱。阿五这么说的时候,口气冷静地令人觉得可怕。

这怎么可以!大罗妈妈今天还问起你,你都有他的孩子了,怎么可以不结婚!什么叫你还没想好要不要这个孩子?天哪,阿五,你到底在想什么?看阿五这么平静地跟我讨论这件事,我简直快要歇斯底里。

苹果,我真的没想好。我会跟大罗好好商量的,但是我有我的考虑。你们不要逼我好吗?阿五避开了我的目光,她不再看我,而是沉默地注视远方。

每次她不想继续谈下去的时候,她都是这样的反应。好像沉默就是她的一把锁,咔嗒一下就能把心门锁上,把自己锁在里面,让别人再也看不透她,猜不透她。

我一直知道她有多固执,她自己决定好的事情,别人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再动摇她分毫。我只好无力地叹口气,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草坪上玩耍的孩子都散了,湖边小径上,散步的人开始多了起来。阿五坐在我边上,不停地吞吐烟雾。她的短发,她的小鼻子小眼睛,她的小酒窝,都被隐在一层薄薄的烟雾中。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肚子里竟然正在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而她的未来,就像被这迷雾掩住了一样,没有头绪,看不清晰。她不知道,对她来说,这个温柔的意外到底是福是祸。而那时候,单纯的我也没预料到,正是这个我一心想留下的孩子,会在我们原本平静的生活中掀起滔天巨浪。


评论 ( 12 )
热度 ( 60 )
  1. 不差一朵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