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就吃窝边草30

那天晚上,我和Alan待到很晚才回家。吃完饭,Alan见我依旧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便说要带我去看电影。我略作犹豫的时间,他已经把车开到了附近一个露天影院。因为不是周末,晚上来看电影的人不多,只那么几辆车子三三两两散在各处,大部分车里都坐着一男一女,在昏黄的灯光下,不时可见车上的人影或靠在一起低声交谈,或静静凝望前方的大屏幕,恰好放的是一部八十年代的老爱情片,缠绵的配乐竟令人恍惚中感觉仿佛置身于一场浪漫的集体约会。我感到怪怪的,但看Alan一脸自在随意,似乎很认真地在看电影,且毕竟他是出于好意才带我来散心的,便也不想太过扫兴。但这电影实在太无聊了,我竟一不小心睡了过去。等我醒来,才发现Alan的车已经到了我家楼下。

 

“我们懒猪妹妹终于睡醒了啊,流的口水都快把我的车给淹没了。”Alan戏谑道。

 

我一副将醒未醒的样子,神智还未完全恢复清明,对他的打趣便毫不在意,却是下意识地抹了抹嘴角。

 

“哈哈哈,你个傻妞!”

 

看着眼前的大男孩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我忍不住露出了鄙视的表情。略微整理一下自己,我摸出手机,开机一看时间,心顿时慌了。

 

“我去竟然已经快一点了!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我叫了,只不过你睡得跟猪一样……”

 

“要死啊!不和你说了,我先走了!啊……我擦!”

 

这一把起身起的太急,头硬生生撞上了车顶,只听咚的一声脆响,我的眼前就冒出了很多星星。

 

“哎哎,你倒是小心点儿啊……啧,快过来,给我看看肿了没有。”Alan一把把我拉回位置上坐好,顺便解了安全带靠过来查看我的伤势。

 

我捂着额头泪眼汪汪地回看他,发现他一脸心疼,一边用左手翻着车前的小格子,一边拿右手轻轻揉着我肿起的额角。

 

“我上次放的药油怎么不见了……算了……是不是好疼啊?要不,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了,就撞了一下而已,没什么大碍,我得马上回去了,不然我妈……”

 

“黄子微!”

 

车外传来一声熟悉的爆喝,我不由地打了个激灵,条件反射地坐直了身体。我和Alan同时转过头去,就看到车外10米开外的地方,我爸我妈还有莫北,正一字排开站在那里看着我们,我妈满脸怒容,一副“家有不孝女初长成”的表情,我爸也是一脸不悦,唯独莫北,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生气、失望、惊奇……什么都没有。

 

我心下一慌,赶紧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几乎是小跑着奔了过去,一脸讨好地看着我妈。

 

“妈,我那个……”

 

“你个死丫头,无法无天了是吗?夜不归宿还敢关手机?我看你是皮痒了要我亲自给你挠挠是吗?我告诉你,黄子微……”看样子我妈真的气得不轻,只见她上来就噼里啪啦对我一顿批,时不时还伸出食指大力戳我的额头,可怜我的额角刚在坚硬的车顶板上撞了一下,现在还肿着余痛未消,被她那么用力一戳,顿时痛得龇牙咧嘴,欲哭无泪。

 

“……呦呵?你个小兔崽子还敢冲我咧嘴龇牙地做鬼脸?你翅膀硬了是吧?不收拾你还不行了……老黄你推我干嘛?”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叫炎夏,是小微的朋友。”

 

不知何时,Alan竟也跟了过来。他冲我爸妈微微一笑,得体而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我妈讪讪地收回手,迅速恢复了温柔亲切的笑容,连连点头说好。

 

“是这样的,之前小微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便请她吃了个饭,后来去看了场电影。没想到小微却在中途睡着了。估计是她太累了。唉,都怪我,没考虑周全,早知道是这样,吃完饭我就把她送回来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哪里的话,这事也不怪你,这臭丫头睡着了,往她身上放鞭炮都不一定能叫醒她,”我妈状似理解地笑了笑,接着她眼里精光一闪,“不过呢,这丫头也不知道给家来个电话, 还关了手机,这可是把我们给急坏了。小伙子啊,以后和我们家闺女出去玩,可不能这么晚回来了。”

 

“妈,你说什么呢?”我急了,忙拉了我妈一把。大婶这口气不对啊,什么叫“以后和我们家闺女出去玩”,怎么我就听着那么别扭呢?我偷偷拿眼瞄了瞄始终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莫北,见他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却有点担心起来。不知怎的,我总感觉他周身散发着一股寒气。

 

Alan笑笑,接着朗声回道:“阿姨,我保证,下次一定早早把小微安全送回家,绝不让二老担心。说来小微真是幸福,有您和伯父这么关心爱护她的父母,以前她就跟我说,您多么好,多么爱她,今天一见,才算真正感受到了。我就说,这么好的姑娘,也就得您这样的温柔大方的母亲才能教育出来。”

 

他笑起来明朗,那一口令人嫉妒的白牙,在灯下都在闪啊闪的。我妈这人就爱听别人夸她好,因此听Alan这么一说,顿时心花怒放,笑眯眯地一迭声应道“那就好那就好”,还趁Alan和我爸还有莫北说话的空档,使力掐了掐我的手臂,然后低声暧昧地跟我咬耳朵:“女儿,这小炎人不错啊,长得也好,瞧这眉清目秀的,性格也很开朗啊。你们处对象为娘一百万个同意。”

 

我简直哭笑不得,慌忙摇摇头。这时Alan准备要走了。他冲我笑了笑,然后跟我爸妈道别,正欲走,却突然像想起什么似地,回头冲莫北道:“莫总,这么晚了,要不跟我一起走?”

 

我看到莫北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然后意味不明地扫了我一眼,末了终是点点头,跟我爸礼貌道别之后,就跟着Alan一前一后地走了。

 

我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一点一点隐入夜色中,心头一阵落寞怅惘。

 

灰溜溜地跟在我妈屁股后面回家,一路听着她的数落斥责和我爸语重心长的教诲,心里想的却是莫北最后看我的那一眼。

 

莫北怎么跑我家来了?是因为打不通我电话,找不到我,所以才上我家来,却发现我不在家,所以和我爸妈一起等我?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他和赵燕又是怎么回事?

 

额头的痛似乎转移到了后脑勺。一边想着这些折磨人的问题,一边还要听我妈不厌其烦的唠叨,我感觉自己像被念了紧箍咒的孙悟空一样,疼都快疼炸了。

 

“……以后晚归要经过我同意,你爸批准,不然家法处置,扣一个月零用。你说你这孩子也真是,小北都在家等了你一晚上了,说是找不到你的人。一直等你到十二点,我们差点就报警了。后来小北打了个电话,回来告诉我们你和朋友在一起,正在回来的路上,我们才把心放下。黄子微,以后再敢关机不接电话,罚禁足一周,还要写五百字检讨书……”

 

“……知道了……”

 

“微啊,小北的爷爷今天差点就没了,好在手术抢救回来了。听说小北一下飞机就赶去医院了,晚上过来的时候情绪挺低落的,你什么时候开导开导他……”

 

“什么?老爸你再说一遍,莫北爷爷怎么了?”

 

“小北的爷爷今天出事了,当时情况还挺紧急,不过抢救回来了,现在应该没事了。”


评论 ( 14 )
热度 ( 17 )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