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就吃窝边草29

也许我比较适合写虐文?

“换个人来爱你,你一定会比现在更幸福的。”——Alan

-----------------------------------------------------------------------------

这个春节过得很快,无忧无虑的寒假也要结束了。莫北也已经忙完美国那边的事情,订好了回国的机票。虽然莫北不让我去机场接他,但我还是跟Alan问到了他落地的大概时间,想偷偷过去给他一个惊喜。

 

等他一出来,我就冲上去给他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哈哈,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表情一定很精彩。在开车去机场的路上,我兴高采烈地设想着各种莫北会有的反应,心情很激动。到了机场,一看时间还早,我便去洗手间补了个妆。平时懒得收拾自己,总是素面朝天,一切以舒适自然为主,这次隔了大半个月来见莫北,便想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他眼前。唉,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老祖宗说的都是真理啊。

 

对着镜子补眼线的时候,被进来方便的小朋友撞了一下,这下我费老大力化好的眼妆,就这么被毁了。小孩的妈妈竟然连一句道歉都没有,扯了孩子就走,我气得想杀人,想追上去评理,无奈时间有限,只好忍下怒气,郁闷至极地进行补救工作。经过好一番折腾,才算把自己重新收拾好,再算算时间,莫北应该刚下飞机。我匆忙提了包包冲出去,特意找了个大圆柱躲起来,小小心心探出半个头,注视着从出口出来的人们。果然,莫北坐的这趟飞机已经到了,从出口出来不少人。我心下又是一阵激动,心跳的飞快,脸也跟着发烫。等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那个我朝思暮想的人,一身正经的黑西装,一边迈着大步往我的方向走,一边和跟在他身边下属模样的几个人吩咐着什么。

 

快到我这儿啦!

 

眼看着莫北他们离我只有几米远了,我兴奋地哆嗦了一下,正要按原计划冲出去抱他,却在这紧要关头刹住了车——

 

一个女的先我一步冲到了莫北面前。也不知道她说了句什么,莫北一行却因此停了下来。我心生懊恼,此刻真是进退不得,既不能按原计划冲上去给莫北惊喜,又不好一直躲着,算了,还是等他们说完过来的时候我再出去打招呼吧。也不知道这女的怎么冒出来的。我充满疑惑地打量着这人。她穿着一件及膝的雪白呢大衣,脚上蹬着双黑色长筒靴,长发盘在脑后,头上斜戴了顶黑色贝雷帽。光从背影就能看出她的身姿曼妙,体态销魂,转过脸来说不定真是女神级的人物。

 

她不会是看上莫北了,故意上前搭讪的吧。哼哼,小婊砸,敢搭讪我的人,信不信我挠花你的脸?我暗暗生气,心头一阵火起,但越看却感觉这身影越发熟悉,我逐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们说了一小会儿话,但似乎谈话并没有结束,莫北竟似要带着这女的一起走。等那女生转过来,露出那张清丽的脸,我才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我操,还真是赵燕!

 

之前的猜测被证实,我像被人从后脑勺敲了一闷棍似地站在柱子后,盯着并肩走来的他们直发愣。

 

所以莫北不让我来接机,是因为赵燕会来?

 

我不由自主地往柱子的另一侧挪了挪,眼睁睁地看着莫北他们和我错身而过。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脑子里一片嘈杂响声。脑海里如同放出了弹幕一般,一千一万个心中小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叽喳不停,各种复杂的想法和令人难以接受的猜测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击着我原本充满期待喜悦的心。我就那样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一动不动像个扎在田埂边的稻草人。直到有推着行李出来的人不小心撞到我,我才突然醒过来。

 

不对!这情景实在太过熟悉了!

 

我想起每次我主动期待莫北,认为事情会圆满的时候,总有不相干的人事出来阻挠我们,这次也一样,然而我不能总是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只顾自己难受,进而退避,却从不愿主动去寻求我一度以为自己害怕不已的真相。当初我答应过莫北,如果有任何疑问都要找他问清楚。所以我不能逃避,我既然选择了莫北,就必须相信他,而不是又像以往任何一次那样,因为误会而胡乱猜测,最后导致两方痛苦,却正中某些坏人的下怀。

 

想清楚了以后,我轻松了不少,反倒不那么急着要找莫北求证了。只不过话虽如此,却到底做不了那般大方,心里依旧是膈应着极不舒服的。信步走到停车场拿车,在发动之前,略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拨了莫北的电话。但是却没人接听……我不由地又忐忑起来,胸口压着个气团越涨越大,实在闷得慌神。恰好Alan打电话邀我一起吃晚饭,说是答谢我上次陪他看星星,我竟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驱车前往相约地点的路上,我又给莫北打了一次电话,结果还是没人接。我叹口气,心烦不已,我这刚鼓起勇气,就被这没有回音的电话弄得信心动摇了。看来我黄子微谈个恋爱还真是飞一般的感觉啊!

 

等我把车停在饭店门前,才发现Alan早就到了。之前的烦心事似乎已经解决好了,Alan又恢复了以往的阳光俊逸。他是极懂得打扮的,上身一件质地良好的灰格衬衣外罩了一件淡蓝线衫,收腿的牛仔裤被他穿得有型有款,一双笔直长腿线条优美利落,头发略理短了些,额前一缕还打着适意的小卷,此刻正浓眉大眼笑睇着我,当真是赏心悦目的很。见我一下车,他便立马迎了上来,顺手接过我的包交给一旁的服务生,然后冲我开朗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嘴角隐挂着个浅浅的酒窝。见他这样开心,我心情又好了许多。看来这美男是有治愈作用的。

 

一路说笑着进了包厢,坐下来的时候我还下意识又看了眼手机。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我撇撇嘴,赌气似地关了机。

 

“怎么了?干嘛嘟着嘴啊?”Alan一边给我倒茶一边笑着问我。

 

我把手机塞回包里,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Alan看我一眼,笑笑,冲站在门口的服务员招了招手,然后递了菜单过来让我点菜。

 

我一口气点了一大堆,专捡辣的点。平时和莫北一起吃饭,他都会限制我点咸辣口味重的菜,他知道我胃不好,吃太辣会引发胃痛。不过今天他不在,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就是这么任性。

 

谁让他不在呢。

 

服务员恭敬地接了菜单离开,Alan又把手边的一小篮草莓往我面前推了推。

 

“尝尝这个,刚从园子里摘下来的,我特意让人去弄的,还新鲜的很呢。”

 

草莓个大饱满,红艳诱人,应该是专门处理过,头都被去了。我赶忙拿起来往嘴里塞了一颗。酸甜可口,香气四溢。我一口没吃完,又往嘴里塞了一颗。

 

“你怎么这么可爱?”Alan笑眯眯地探身过来戳了戳我一侧鼓起的腮帮子。

 

我瞪着眼睛挥开他的手,快速咀嚼咽下嘴里的草莓,砸着嘴回味了一下,才道:“好吃的东西就要包满嘴才有幸福感啊!那些美食家们说什么东西应该细嚼慢咽地品,还说一口吞纯粹糟蹋食物。放屁,东西就得这么吃!畅快!”说完我又忍不住捻起颗最红的草莓往嘴里丢。

 

“怎么办?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Alan低喃道。

 

“啥?”光顾着享受草莓带来的香甜滋味,倒也没留心Alan和我说了什么。

 

“没什么。既然这么喜欢,等下叫人给你装一些带回家吃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顿时心花怒放,这么大个的草莓,一般的市场超市还真是买不到的。不过Alan是富家子弟,有门路,弄点特供水果,还是不难的。

 

菜很快就上来了,饭店的经理还亲自过来招呼了一会儿,态度很是亲热。Alan随意地接着他的话,一边夹了块白嫩鱼肉放在盘子里,耐心地挑起刺来。我吃的高兴,无暇顾及其他,经理倒也识趣,借口还要招呼客人,就默默地出去了。

 

“这老板是你亲戚啊?”

 

“不是。不过是当时为了批块地,找我帮过忙而已。”

 

“我去,你个二货还是个官二代啊?”我惊讶地张着嘴,咬着的辣子鸡都掉下来一小块。

 

“算不上吧,”他神情自若地把挑好刺的鱼肉夹到我碗里,一边随口应道,“他刚才提到的炎副市长,就是我二叔。不过比起家族里其他走仕途的,倒也算不上什么大官。”

 

“你……上辈子可真会投胎啊!”我默默流泪,同样是人,为什么我们家三代贫下中农,到我老爹,辛苦大半辈子,才混上个院长,还是个两袖清风的倔老头。哪位神仙管投胎的,倒是出来走两步,我们好好聊聊啊。

 

“发什么呆,不喜欢吃?再点几个菜?”

 

“没什么……我只是看到这么多菜太高兴了,太高兴了。”我假假地笑了两声,然后低头狠狠地咬了一口碗里的酱辣肘子。

 

这家饭店果然是我们市的顶级食府,做的菜精致有味,酸菜鱼香鲜爽口,酱肘子肥瘦合适,红烧小排入口即化,鸽子汤浓白鲜甜……我吃得不亦乐乎,根本顾不上说话,反观坐我对面的Alan,吃了几口就停了,倒是一直在给我挑鱼刺,还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如同一只餍足的白猫。

 

见我吃的差不多了,Alan这才搁下了筷子。他拿手敲敲桌面,说:“好了,这下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开心了吧?”

 

我无奈,倒是没想过对Alan藏着掖着,便把今日接机的事都说了。

 

“打电话也不接,还说要追回我呢,刚回国就跟其他女人跑了……你说这种男人到底有什么好?”我不满地抱怨,向Alan控诉莫北的罪行。

 

Alan静静听着,脸上表情未变,依然笑眯眯地注视着我,末了懒懒地回了一句:“既然这么不好,你又何必再吃这个回头草?”

 

之前赵燕劝我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现在Alan又来了个“好马不吃回头草”,所以我就这么像个畜生?我烦躁地耙了耙头发。

 

“小微,”Alan眼神一闪,表情突然变得非常认真,“你以前怎么跟我说的?你说你要做回那个敢爱敢恨,肆意开心的小太阳,现在呢?自从遇到莫北,你开心的时候多吗?”

 

他紧紧盯着我的眼睛,似乎要瞧到我的心里去,我发现他正经起来,整个人气场都变了,变得有点……有点慑人。

 

“你瞧你,怎么也管莫北叫大名了,你不是一直尊称他莫总的吗?”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想换个话题。

 

“我辞职了,”Alan顿了一下,接着说,“本来也是被炎冬骗过去帮忙的,现在他从美国回来了,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

 

“挺好啊,就不用被莫北那个大腹黑压……”

 

“你不要转移话题。我是认真的,你想想,你为莫北哭了多少次,伤心难过了多少次,猜疑苦恼了多少次?现在情况有好转吗,他有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吗?还有,他说的,你都信吗?”

 

Alan字字珠玑,咄咄逼人,冷静而残忍地抛出一个又一个我不敢面对却一直存在的问题。他死死盯着我,我感到既不安又烦躁,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我吃饱了,想回家了。”

 

Alan紧绷的脸突然缓和下来,他转开视线,接着轻笑了一声,低低地说道:“小微啊,也许他并非你的良人……”

 

“换个人来爱你,你一定会比现在更幸福的。”


评论 ( 20 )
热度 ( 17 )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