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落

讲小城几个少年的故事,和《兔子》完全两种语言风格的小说,这是一改之后的稿,里面满满都是小城的回忆。我自己挺喜欢的。

-----------------------------------------------------------------------------

那天接到阿五的电话,说是出来聚聚。我跟她说我20多号就要回广西了。她定定看我一会儿,笑了,左边嘴角一个梨涡很明显很俏皮。她说,哎呦我去,在外省上大学就是不一样,去就是去,还他妈说回广西了,广西你家啊傻逼。

我摸摸鼻子,也没想反驳她。说实话,认识她那么久,我其实一直拿她很没办法。

我们坐在河岸边的柳树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我和她快五年没见面了,我知道她过得并不好,但我从未主动联系过她,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所以这次她来找我,我心里挺高兴的。

她静静掏出一个打火机,点起一根烟。

喂,什么时候又开始抽烟了?我皱皱眉,问她。

她不看我,懒洋洋地低头抽一口烟,吐一个烟圈,又一个烟圈,动作缓慢而又优雅。

我讨厌烟味,所以出去玩的时候,朋友们都不会在我面前抽烟。而阿五从来都是不管不顾的,她说,你不觉得女人抽烟的样子会让人觉得她很有故事吗?我抬眼看看她,看着她抽一口烟,吐一个烟圈,又一个烟圈。确实。我很乖地点点头。她很瘦,下巴尖尖的,皮肤很白,有酒窝,有小虎牙。抽烟的时候总爱微微侧着脸,小鼻子小眼睛,眉毛淡淡的在淡淡的烟雾中很是妩媚。

我说,你他妈就是个狐狸精你知道吗?

她斜眼看我,嘴角吊起一个嘲讽的角度,唇边又飘出一个烟圈,轻声哼道,我操别拿这事儿恶心我,这小三还真不是老子愿意当的。

我不说话了,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突然想起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有狐狸精出没的地方,山里会突然起一阵妖异的大雾,人们称之为山岚。就像此时阿五妖娆的小下巴高傲地隐在一个又一个小烟圈中的样子。

好了小苹果,想不想听姐姐说故事?她冲我微微一笑,露出一颗闪亮的小虎牙。

不想。我老老实实地说,却被她怒瞪一眼。

我是真的不想听。她的那些事,我大概都知道,精彩是精彩,但总有一些恶俗至极的情节让人觉得反胃。比如说,她爱上一个已婚男人,假装怀孕逼婚,闹到正室那结果被打出来的事。再比如说她家里要跟她断绝关系拿扫把把她赶出家门的事。这些我都是从秀秀那里听来的。他们一群人初中都是一个学校一个班的,都没上高中,早早出了社会。我妈曾经一再阻拦我跟他们来往,我却莫名态度很坚决,就爱跟他们混在一起。那时候我在另一所学校,成绩不差,最后也只有我一个人,安安分分上完了高中,安安分分上了大学。

她又不说话了。我转头又见她优雅地吐出一个烟圈,又一个烟圈。她白皙的脖颈上用墨绿色的丝线挂了一个小而精致的玻璃瓶子,里面装着一些不知是什么的灰白粉末,垂在锁骨往下半寸的地方,特别好看。我突然对她有一丝的怜悯,除去她复杂的经历和不幸的遭遇,我想她不过也就是个爱美的年轻女孩儿。我这么想着,竟觉得她那惯常不羁的笑容都有了丝丝凄美的感觉。

不,这次我是认真的。骆驼跟我说了,你会写东西,我想让你把我的事都写下来。她弹了弹烟灰,这次整个身子都转过来了,嘴巴抿得紧紧的,我震惊地从她一贯波澜不惊的眼神里看到了哀求。

我意识到这次事情可能有点不一样,于是我也严肃地抿紧了嘴巴。

我说,我都是写着玩玩的,你别听他们瞎说。

苹果,你帮我写下来吧,我不图其他什么,我只是想把这一切变成一个真正的故事,我不甘心我就这样了,以后我的生活就这样了,我得趁我还有这样浓烈的情感堵在心里的时候,把它记下来。以后就算我要这样过一辈子了,我也不算白活,不是吗?呵呵。她自嘲地轻笑几声。

而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她说的“就这样了”到底是怎么样。

在外人看来,阿五真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人,虚荣风骚道德败坏死不悔改。她抽烟喝酒,和社会上的闲杂人等成日厮混,泡吧K歌夜不归宿,她跟着别人赌博,做小三被打,家人不认她,她还曾经未婚先孕还经历了流产。秀秀还告诉我,阿五的左胸纹了一只黑色的蝴蝶,样子特别诡异。可是我知道,她爱看书,爱焚香静思,最爱喝咖啡,还爱很多矫情得要死的东西。也许只有我知道,她内心有多么的文艺多么的少女。不出去鬼混的时候,她会一个人在阳台上坐一晚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吐烟圈的时候,眼神妩媚而迷离。和别人说话,只要情绪一上来,她可以一秒钟变文青。

我有点不明白自己对阿五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感。她太不同了,她是我那么多朋友中最特别的一个。毫无疑问她是人们眼中的坏女孩,是真的很坏的那种,甚至有些朋友跟她玩崩了,还说她做事不择手段。可是我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惑人的魅力,让我忍不住靠近她,怜惜她。即使当初发生了那么让人不能接受的事,即使我们已经有五年没有联系了,这种感觉也丝毫没有改变。也许我是真的重口味吧。

 

 

 

第二章

第一次见她,是在04年的夏天,全县参加中考的小学生都集中在县二中考试。我记得考完出来的那天下午,天气阴沉,我和同学刚走出校门,就看到一群人在路上给路过的学生派发招生广告。很多人接过那些粉的绿的宣传单都直接丢在地上,只有一个长发的女生,不停地捡起散落一地的传单。我一开始有点诧异,心想她也许是别人叫来帮忙的。

后来在一条河边又看见她,她背对着我们站在桥上,一张一张撕着手里的宣传单。粉的绿的纸片像一只只粉的绿的蝴蝶,在空中飞一会儿,然后打着圈儿静静躺到了河面上,又开成了一朵朵粉的绿的小莲花。有个头发长长的男生懒洋洋地靠在一架很破的摩托上,嘴巴里叼着烟,看到我们过来,流里流气地冲我们吹了个口哨。我们不敢怎么样,只打算低头快步走开。就在这时,只见原本背对着我们撕纸的女生猛的转身,将手中还未撕完的一大沓传单狠狠地砸到长发男的脸上,说了一句,别犯贱。我们吓了一大跳,同学赶紧拉着我匆匆往前走。我忍不住一直回头看,发现她和长发男拉扯着说了些什么,长发男推了她一下,然后跨上摩托车就走了。我看到阿五站在那里目送长发男远去,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那时候我心里充满了好奇,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看起来大不了我们几岁的女生有这么一副冰冷的表情。

后来正式认识,是在我一个表哥的生日聚会上。那时候我已经初一了,表哥请来的朋友大多我都不认识,于是只好一个人端着蛋糕坐在角落,一边吃一边听他们拿着麦克风鬼哄鬼叫。边上有一个长头发的女生手里拿了一罐啤酒,看到我一个人坐着,就靠过来跟我打招呼。她说,嘿,小妞,怎么不跟着一起玩啊?我看着她轻薄吊带衫下露出的精致锁骨,红着脸摇了摇头。然后她朝我伸出手,说,我也不喜欢跟他们玩,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阿五,你呢?其实那时候我已经认出来她就是那天站在桥上撕传单的女孩子,但我还是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心,跟她做了自我介绍。她说,你的脸好圆哦,像个苹果一样,以后就叫你苹果好了。嘻嘻,大罗怎么会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大罗就是我表哥,阿五说他们是同班同学。我犹豫了一下,刚想跟她说中考那天的事,就听到包厢门口处起了一阵骚动。

包厢门被一脚踢开,涌进来五六个男生,表情很凶狠。我听见阿五低呼了一声,再看过去,我惊恐地发现,为首的男生就是那天桥边的那个长发男。这时候,我表哥带着包厢里其他的兄弟站起来聚到了门口,两方对峙着,场面一时有点僵持。我转头去看阿五,她咬着唇低着头,长发遮住了半边脸,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那时候初中生最兴拉帮结派打群架争地盘,也不知道他们小小年纪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模仿黑社会上瘾。我却觉得很害怕。两方好像吵起来了,隐隐有动手干架的趋势。就在这时,只见阿五丢掉手里的啤酒,缓缓起身,伸手撩了一下长发,整了整肩上的吊带,一步一步走向门口。原本吵得很凶的两方人马顿时安静下来,都鼓着眼睛看着阿五,还有人主动让开了一条路。阿五走到长发男面前,沉默了一会儿,音调平平地说,滚出去。阿五瘦瘦弱弱的,站在一群高她一头的男生中很是显眼。这是我第二次听见她跟长发男说话,每次都是简洁有力的三个字,气势却很强。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阿五身上那种很帅的感觉叫做女王气场。

长发男身边的人眼睛都瞪了起来,正欲发作,只见长发男伸手拦了一下,后面顿时噤声。长发男也不说话,只似笑非笑地盯着阿五看了一会儿,就转身带着他的人出了包厢。阿五默默站了一会儿,竟然也跟了出去。

没过多久,包厢里又热闹起来,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仿佛从来就没有一个叫做阿五的女生曾坐在这里。只有一个滚到地板上的啤酒罐子,和一脸惊艳的我。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37 )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