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就吃窝边草25

这一觉睡得沉,醒来的时候竟已过了午饭时间。房间里一片寂静,莫北似乎还未回来。我发烧向来来得快去得也快,吃过药睡上一觉,基本可以自如行动了。我下床喝了口水,这时莫北推门进来了,见我站着,愣了一下,问:“醒了?”

 

我白他一眼,继续插腰喝水。这不是废话吗。

 

“对了我外套呢?”

 

“昨天烧烤的时候不是弄脏了吗,黄姨给你拿去洗了。”

 

我呆住了。我就穿了这么一件外套过来啊,没有外套我岂不是不能出门了?

 

莫北见我不理他,没说什么,只是径直走到衣柜前面,打开柜门,从里面拿了一件粉色的呢子大衣出来,转身大步走向我,抖了抖衣服,就要给我披上。

 

我往后躲了一下,皱眉嫌弃地说:“我才不要穿别的女人的衣服!”

 

我还记得莫北说这栋小别墅是他的,他平时并不常来,这里……怎么会有其他女人的衣服?实在太可疑了。我心里不舒服,见他还要给我披上,反应就大了一点。

 

莫北倒也不恼,他把大衣往一边的床上一丢,然后就那么站在那里,双手抱胸,看着我笑得好不诡异。

 

“看什么看。”我没好气地啐他。

 

他似是无奈地低叹一声,重又拿起衣服,用温柔而不容拒绝地力道压着我的肩膀给我把衣服披上。

 

“瞎吃什么醋啊,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昨天你妈给我打电话,说你个懒丫头一件衣服也没带过来,我才托人给你准备了一些,”莫北边说,边帮我把袖子扯好,“还有,你妈妈知道你发烧的事,命令我等下马上把你带回去。”

 

“什么?她怎么会知道?”听到这个消息,我惊了一下,忙挣脱莫北就要去拿手机。

 

“站好,别乱动!”莫北轻斥一声,拉回我站好,然后低下头一颗一颗仔细给我把衣服扣子扣上。

 

“啊啊啊,放开我,我要给我老娘打电话!”

 

我欲哭无泪。也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告诉我妈我发烧的事,这下可有我受的了。鉴于我以前每次发烧都会有一系列的小状况,我妈就变得很小题大做,虽然我不常发烧,但只要有一点生病的苗头,她都会强制把我拘在家里好几天,直到她觉得我好透了才肯放我出门。被“拘禁”的那几天,她不让我看电视,不让我玩电脑,还不让我随便吃东西,就只能喝粥,那感觉,比坐牢还痛苦。而且这种无稽的行为连拥有多年行医经验的黄院长都劝止不住,只能任由他可爱的女儿被他老婆折磨。所以自打住校以后,我但凡有个头疼脑热,都是坚决隐瞒,打死不上报,直到完全好了,我才敢回家见我妈。看来这次也是难逃一劫了。我忧郁地想。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

 

“没什么。你先下去吧,我收拾下东西就跟你走。”我有气无力地摆摆手。

 

“不急,东西我让黄姨帮你收,先下去吃饭。”莫北笑笑,自然地拉过我的手,牵着我往楼下走去。

 

我觉得有点别扭,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好像现在才要甩开他的手似乎过于矫情了。

 

心里想着等下回去要怎么跟我妈解释发烧的原因,因此莫北跟我说话我也没怎么搭理他。匆匆吃完饭,在莫北的监督下吃了药,就拿了包包出门。

 

到了车上,莫北见我闷闷地扒着车窗注视着外面的景色,便说:“怎么了?舍不得这里吗?什么时候你想来了我再带你过来好不好?到时候想玩多久都由你。”

 

“嗯。莫北,你真的没做对不起我的事吗?”听着他宠溺意味极浓的语气,我心里突然冒出些莫名奇妙的情绪,紧接着这个不合时宜的问题就冲口而出。

 

莫北明显愣了一下,估计是没料到话题转的那么快。但也就那么一秒,他就斩钉截铁地应道:“从没有过。”

 

“可是……赵燕和你……啊,混蛋你吓死我了,干嘛突然急刹!”

 

车子骤停,使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我看到莫北冷着脸转过来看我,眼神很复杂。接着他重新看向前方,打着方向盘慢慢把车停到了路边比较安全的地方。

 

我疑惑地看着他浑身散发寒气,几番欲言又止。

 

“我说过了的。”

 

“我和赵燕没有任何关系。当初是因为爷爷我才认识的她,但也没什么交集。后来你向我推荐模特,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说的就是她,直到在餐厅见面,才认出来的。之所以没告诉你,是觉得没有必要。因为对于我来说,她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但我没想到她的存在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如果早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接受你当初的推荐。”

 

“从今以后,你想知道什么,你可以直接来问我。我不希望再有莫名其妙的人横在我们之间,做着我不知道的小动作。而这些人,我也决不会轻易放过。”

 

“这个世界上,能轻易左右我的情绪的人,让我想要收在怀里保护的人,从来就只有你黄子微一个。”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不会放弃你。因为信不信是你的事,但要怎么做,是我的问题。”

 

莫北兀自说了长长一段话,却从头至尾没有转过来看我一眼。

 

但我听得出来,他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坚定,还夹了一丝的决绝。他说完以后,就那么静静地注视着前方,双手一直抓着方向盘,好像很用力,指骨都泛了白,虽然从侧面看他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我却能从他微颤的睫毛,和频率快了许多的呼吸,感受到他的紧张。

 

他在紧张。这个从小天不怕地不怕,人人赞其稳重成熟,在商场上老练狡猾,似乎对一切都胸有成竹的男人竟然在紧张。

 

我心里竟泛起一丝心疼和说不上来的怜惜,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上了他的侧脸。

 

莫北惊喜地转过头看我,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

 

“我相信你。”

 

“但是我之前受到的伤害,你要负一半的责任。莫北,你有错,”看到莫北乖乖点头,我笑了起来,“但我原谅你一次,就这一次。”

 

“小微!你是说我们不分手了?”

 

“不,我们分手了。”莫北突然垮下去的沮丧脸色逗得我直发笑,我接着说道,“但我给你一次机会,至于后面怎么样,就看你表现了。”

 

“唉,不会是要让我重新追求你吧?”收到我不满的瞪视,莫北马上改口,“嗯,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莫北还认真地举手发誓,做完这些,我们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虽然莫北笑得爽朗大声,但我还是发现了他已然湿润的眼角。

 

傻瓜。我轻轻骂了他一句,转头不再看他,左手却和他的右手十指紧扣。

 

车子重新上了路,我看着车窗外急速掠过的风景,心里温柔的不可思议。

 

如果过去不堪回首但不能重来,那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这一次,我们应该会幸福了吧。

评论 ( 23 )
热度 ( 22 )
  1. 接下来一定要顺一朵 转载了此文字
    感动又心酸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