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个男生跳完一段街舞之后,气氛嗨到了极点。我一边鼓掌一边想,这真是一个别开生面的喜宴。接着,有个带了吉他的男生上去弹唱了一首《同桌的你》,气氛顿时变得有点伤感,很多人都红了眼眶。一曲终了,掌声经久不息。这时候,阿五站了起来。她问刚才弹唱的男生借了吉他,然后缓缓走向舞台,调了调麦克风的高度。顿时,原本很吵的大厅奇迹般地安静下来,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美丽的短发女孩身上。

阿五侧身坐在小舞台的台阶上,怀里抱着吉他,她环视了台下一圈,眼神在姚远身上停了一会儿,然后抬手把左边的头发别到耳后,露出了那只蓝色浪花的耳钉。她清清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她说,我把这首歌送给今天的主角,他将要去远方,去那个浪漫之都,我祝福他心想事成,前程似锦。说完就不再看台下,而是低头拨动了琴弦。随着吉他清越的声音响起,阿五轻轻地唱了起来: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难以开口道再见/就让一切走远/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却都没有哭泣/让它淡淡地来/让它好好地去/到如今年复一年/我不能停止怀念/怀念你/怀念从前/但愿那海风再起/只为那浪花的手/恰似你的温柔。

阿五的声音特别,唱起歌来极有味道,一首蔡琴的《恰似你的温柔》被她唱出了另一番深情。我默默地想,也许歌词的内容表达的正是她此刻的心情吧。我看到姚远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靠在一边的柱子上痴痴地看着台上的阿五,眼里似有泪光。此时的阿五,就像一个坠落凡间的天使,她低着头唱歌的样子美好而宁静,她穿了一袭白色的纱裙,裙摆盖住了脚下的台阶,阿五仿佛坐在一朵白云上面,周身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她沉浸在自己的歌声中,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消失了,只剩她一个人,只剩她的歌声,在怀念,在道别。

(当时写《烟花落》的时候自己很喜欢的一个情节,很多时候千言万语也道不尽的事情,音乐却可以完整地表达,我写过的小说里最心疼阿五这个女孩子。)


评论 ( 2 )
热度 ( 13 )
  1. 大瓶子一朵 转载了此音乐
    可惜我不会唱歌。。。唉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