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就吃窝边草(13)

感觉他们要分手了诶,你信吗?(抠鼻屎)

-----------------------------------------------------------------------------

哎,头好痛。

 

仿佛睡了长长一觉,我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但人却依旧有点昏沉。

 

我摸了摸头上的绷带,打量了一下四周。呵呵,没有穿越,这里是医院,符合正常的出车祸的故事人物的正常设定。

 

可我倒是希望我穿越了,这样就能放下这里的一切忘掉莫北赵燕和那些令人糟心的事,去某个架空的朝代调戏帅哥,征服美男,叱咤风云,指点江山……

 

“小微,你终于醒了!”

 

不满来人打断我的思绪,我小心地扭过脖子去看,也许是因为包上了夸张的绷带,我现在觉得我的脑袋异常脆弱。

 

真没想到,我出车祸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赵燕。

 

看到她笑着走进来,我勉强扯了一个虚弱的笑容。

 

“当时你可是把我吓坏了,开车跟发了疯似地,我跟你后边飙车,一直打你电话也不接,就那么眼睁睁看你撞上了绿化带……”

 

“……是你送我来医院的?”我打断了她的话,皱着眉问道。

 

赵燕撇了撇嘴,说,“是啊,院里的人告诉我说你匆匆走了,魂不守舍的样子,我挺担心你的,就借了院里的车跟着你。差不多是你前脚离开疗养院,我后脚就跟了上去。可谁知你竟然是飞车党,对了,到底出什么事了,连命都不要了?”

 

看她一副关心的样子,我又不能说我是因为纠结她和莫北的关系才心烦意乱,魂不守舍的,感觉她一点错都没有,都是我在自作自受。

 

“对了,你妈妈回去给你炖汤了,一会儿就过来。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可能有点轻微脑震荡,需要观察几天,其他都是些皮外伤,应该会很快痊愈的。”赵燕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我却莫名有点烦躁。

 

“那个,我出车祸的事,你告诉莫北了吗?”莫北知道了的话,肯定会坐最快的飞机回来看我吧?

 

“说了。他让你好好养病,他忙完就回来看你。”

 

“就这样?”

 

“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赵燕一脸疑惑。

 

我的心猛地一痛,接着像掉进了冰窖似地阵阵发冷。

 

“没什么。我有点累了,想再睡会儿。”我倦怠地闭上双眼,摸索着重新躺下,在一片消毒水的气味里,将自己与眼前的世界隔离。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学校了。”

 

赵燕拍拍我的背,然后起身往外走。快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停了下来。

 

“明天我就要去美国了,Eric急着要我过去。你有什么东西要我帮带给他吗?”

 

“没有。”

 

“好,那我先走了。”

 

接着响起房门关上的声音,我转个身,盯着病房门发了会呆,然后愤怒而又委屈地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两天,我在医院住的简直快要疯掉。我们家黄院长和这家医院的大领导很熟, 因此我轻易住进了单人病房,且受到了来自医护人员全方位的关注和照顾。我烦不胜烦,躲在被子里装睡,时不时拿出手机戳来戳去。莫北好像真的很忙,即便我住院了,他也没有打过一个电话给我。我打给他,都是回信息让我等等,结果却没了下文。好几次我给他打电话,他匆匆接了,却没说两句就被他的下属叫走了,让我好不气闷。

 

真的有那么忙吗?忙到连关心我的时间都没有了。

 

还是说,对我的感情已经变淡到只会如此敷衍?

 

他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谁?赵燕吗?

 

我把手机丢到一边,阻止自己继续胡思乱想。我对自己说,一定要相信莫北,可是不论我怎么说服自己,都感觉心里没有底。

 

那天舍友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过来看我,带了一堆我喜欢吃的东西,大家如往常般笑笑闹闹,倒让我心情晴朗不少。听说赵燕隔天就去美国了,现在估计在拍广告什么的吧?想到她和莫北的关系,现在又在那边和莫北一起,我心里就老大不舒服。

 

下午Alan也过来了,捧着一束朝气蓬勃的向日葵,一贯地帅气却装逼,倒吸引了不少年轻护士的目光。我问Alan美国总公司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莫北那么忙。Alan说好像是本来已经上了轨道的项目,突然遇上点麻烦,总公司那边,确实忙了好一阵。我听了,这才释然,但一会儿又担心起来,不知道莫北天天忙,身体能不能吃得消。等他回来,可得让我妈好好给他补补。

 

转眼就到了莫北的生日。那天我特意算好了两边的时差,给莫北打了个电话,电话却一直没接通。再打,还是没人接。几次下来,我的满腔热情被冷水浇了个透顶。我安慰自己说,莫北一定是还在应酬,或者出去办事忘记带手机了,以前偶尔他也这样……总之,要相信他。为了安抚我的不安,我特意出去转了一圈,回来鼓起信心再试了一次,还是没打通。我气馁了,一下把手机甩出好远,然后又不甘心地拿起来,开始刷朋友圈。

 

很奇怪一直很少发状态的赵燕,却莫名其妙地发了一张图片。美国那边现在应该快一点半了,她大半夜的发什么照片?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点开大图来看。赵燕发的是一张自拍,她穿着一条类似晚礼服的裙子,化了浓浓的妆,应该是在一个派对上。照片上的她紧紧靠在一个男人怀里,笑容既灿烂又妩媚。镜头里看不到男人的脸,但从他挽起袖子露出手臂的肤色来看,应该是个中国男人。在学校赵燕可是有名的冰山美人,很少主动搭理男生,这个和她看起来很是亲密的男人究竟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激起了我强烈的探究欲望,我把图片放大缩小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但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我泄愤似地重重戳了一下屏幕,图片一下子被放的很大,画面停在了那男人的胸口处。我不经意地一瞥,却发现了一个令我震惊的细节。

 

这个男人的衬衫领子微微敞着,露出一点点地锁骨。被放大的图片虽然很不清晰,但是他锁骨处那个弦月的纹身,隐隐约约还是能辨别出来。

 

这个搂着赵燕拍照的男人,竟然就是我朝思暮想,遍寻不着的莫北!

 

我想起莫北去美国之前,我曾经拉着他陪我去纹身。那时候他根本就不同意我去纹身,但是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还是带我去了。我和那个纹身师定好了图案,是我自己设计的,一个简单的黑色弦月。待一切准备就绪,我却开始退缩。纹身师是个老外,脾气很犟,说纹身是有灵魂的东西,你选择了就必须坚持下去。经过一番商量,最后这个纹身被画上了莫北的锁骨。当时莫北还特别搞笑地说这是我给他的标签,要我负责到底。还说以后要是他遭遇不测,容颜尽毁,希望我可以通过这个纹身认出他。

 

呵呵,真没想到,我确实认出了他,但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看着照片上莫北的身影,和赵燕笑靥如花的脸,心一点一点冷下去。


评论 ( 27 )
热度 ( 18 )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