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就吃窝边草8

七夕福利啦,有好甜蜜的内容~大家七夕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是故意迟更的,我不是懒妹纸,我是人见人爱的软妹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

这时大家都看着我,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莫北一脸”不换你就试试看”的表情,我只好硬着头皮尴尬地把鞋子换上。莫北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然后嘱咐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带着Alan和赵燕匆匆离开。

看着脚上简单却舒适的帆布鞋,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再一次把我淹没。

 

转眼到了10月,但天气依然闷热如夏季。

 

莫北依旧忙碌,赵燕也常常不见人影,听说她现在正在接受一些必要的培训,有时候莫北还会带着她去应酬。莫北开车送她回学校的时候,会顺便叫我出去吃饭,赵燕偶尔也会跟我们一起,但让我郁闷的是,每当他们讨论起公事,总是把我晾在一边,有时还会情不自禁地飚英语,我插不上话,又听不太懂,只好郁闷地低头猛吃。看得出来他们相处的很自然和谐,我本来应该高兴才是,毕竟这对赵燕来说也是好事,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赵燕喊莫北“Eric”,仿佛已然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我都会感觉怪怪的。

 

我暗骂自己多心,毕竟赵燕是我的好朋友,又是我介绍她和莫北认识的,莫北多关照她一点也是情理之中。我把我的想法偷偷告诉了舍长,当时她正忙着和六级真题拼命,听我说完只是骂了一句傻逼,然后就不再搭理我。我只好捧着一颗千疮百孔的玻璃心默默离去。

 

下午接到小半月打来的电话,问我周六来不来疗养院。说是临近中秋,疗养院大部分老人都被接回家和子女一起过节,但也有不少老人子女在国外的,所以院长打算办一个晚会让大家热闹热闹。小半月说她被安排单独出一个节目,但她不知道要表演什么,所以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参加。我当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挂了电话马上通知莫北,他也爽快地应下。

 

中秋节恰好是周六,那天我早早起了床,还特意换上了我最喜欢的白色长裙,化了淡妆。莫北来接我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眼里闪过一瞬的惊艳。我得意地心里直冒小泡泡,心底有个声音得瑟地说,我美吧我美吧,来啊来啊,还不快给女神跪下。

 

因为昨晚刚下过一场大雨,今天的空气变得格外清新。天空蓝的发亮,阳光灿烂却不刺眼。我心情好的不行,一路上不停地和莫北说话,叽叽喳喳像只兴高采烈的小麻雀。莫北一直微笑着听我说话,时不时接上几句,还能幽默一把,逗得我捧腹不止。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也很是不错。

 

因为周六出行的人多,高速路上堵了一会儿,所以我们到疗养院的时候,已近中午。小半月她们刚吃完饭,院里的老人走了一半多,剩下十几个都聚在院子里,下棋的下棋,打麻将的打麻将,还有一小撮人正围坐在树下拉手风琴合唱。莫北的爷爷也被推出来活动,看起来精神不错,我们上前陪爷爷说了会儿话,他不太认得我们,只是不停地微笑,目光宁静而慈祥。莫北不一会儿就被医生叫走了,我也被小半月拉到一旁商量晚上的表演。

 

“小微啊,我们只剩一下午了,你到底想好要表演什么没有?”

 

“要不我们说个相声?”

 

“你在跟我开玩笑的吧?你认真点啊,我可是跟院长夸下了海口说我们的节目一定是最好的!”

 

“死丫头没事吹什么牛……看来我只好放大招了!”

 

“什么?”

 

“嗯,胸口碎大石。”

 

“……”

 

打打闹闹好一阵,终于决定表演一曲吉他弹唱。我吉他弹的还不错,小半月歌唱的好,我们一拍即合,当即决定献唱一曲《知足》。决定好了之后,我们还得找人借吉他,小半月说附近村子她有认识的朋友可以借,但是她当班走不开,只好让我跑一趟。

 

我拿了地址兴冲冲地往外跑,刚好碰到莫北和一群医生护士从另一栋楼出来,我打了个招呼就要走,却被他一把拉住。

 

“干什么去?”

 

“去那个小村子借东西。你忙你的,别管我。”

 

说着就要挣开他的手。

 

莫北没放手,皱着眉头想了想,说,“等我一会儿。”然后回身跟身边的医生交代了几句,就牵起正不耐烦地抖腿的我往外走。

 

“你干嘛啊?”

 

“我陪你一起去。”

 

“你不是在忙着吗?我可以自己去。”

 

“要是把你这个笨蛋搞丢了,我会变得更忙。”

 

我冲着他龇牙咧嘴地做鬼脸,还想甩开他的手自己走,却被他一个寒光四射的威胁眼神吓得没了脾气,规规矩矩地被他牵着往前走。

 

进村子的路很小,车子开不过去,我们只好走路过去。好在路不算远,我们半个小时就到了。一路询问找到那个朋友,顺利拿到吉他,试着弹了一下,还算顺手,想到晚上就要在众人面前表演,我既紧张又兴奋。

 

“我很期待。”

 

“嗯?”

“期待看你弹吉他,期待听你唱歌。小微,不要让我失望哦。”莫北笑看着我。

 

在他的注视下,号称脸皮天下第一厚的我竟然破天荒地红了脸。

 

回到疗养院,我和小半月抓紧时间排练了好几遍。吃完晚饭,我还给小半月化了个妆。

 

等我们到了院子,才发现院子左侧一大块水泥空地上,竟然点起了篝火。篝火并不大,但是对于我们二十几个人来说,已经足够。篝火后边还支起了一块拿大块窗帘充当的临时幕布,幕布不远处还放上了一排小凳子。此时疗养院的老人都出来了,正端端正正地坐在小凳子上,一脸期待地盯着幕布直瞧。莫北推着爷爷站在一边,一直朝我这边望。

 

大概七点钟,院长在几个护士的簇拥下出现了。他站到幕布前,简单说了几句话,然后让护士给大家分发了月饼和水果,接着就宣布晚会正式开始。晚会的节目很丰富,有小护士们精心排演的舞蹈,有老太太们表演的秧歌,还有两个医生领着几个老人进行的小型大合唱。篝火映红了大家的笑脸,气氛很热烈,老人们一个个兴致高昂,鼓掌格外卖力,时不时还有人特别捧场地发出欢呼。

快到我们上场的时候,我和小半月两个怂包紧张的直哆嗦。我们正在临阵脱逃还是硬着头皮上的念头里进行着死循环,莫北却悄悄来到我的身边。他轻拍我的肩膀,我一脸纠结地回他一个难看的笑容。因为前面正在表演大合唱,我们没办法正常交谈,莫北便低下头附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了句话。

 

“加油。”

 

我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呼吸喷在我耳后那种凉凉的感觉,我轻颤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奇怪的是,我的紧张感,一下子就消失了。

 

当我和小半月手拉着手上台时,我看到莫北正在喂爷爷吃月饼。他看过来,冲我温柔一笑,眼神满是鼓励。

 

我做了下深呼吸,定了定心神,便开始专心地弹起来。五月天的《知足》是一首慢歌,当吉他的声音轻轻响起,原本还在喧闹的院子一瞬间静了下来,随着小半月甜美的歌声,台下众人竟然有节奏地打起了拍子。一曲终了,我们收获的掌声最多,竟然还有人喊“安可”。我和小半月激动地拥抱了彼此。等我走下台,莫北高兴地拉过我,就连爷爷,都用还能活动的那只手为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到所有节目表演完,大家都还意犹未尽,我和小半月欢呼着拉起几个爷爷奶奶,跑到篝火旁跳起了舞。欢快的音乐适时地响起,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我们。我们没有固定有序的动作,只是一通群魔乱舞,但是欢乐笑闹,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就连莫北,都绽开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开怀的笑容。

 

直到晚上十点,晚会才算完全结束。护士们都去安顿老人们休息,留下几个年轻的男医生在现场善后。莫北拉着我偷跑了出去,我们在去村子的那条小路上看着彼此哈哈大笑。今晚月亮很大,月光涂抹了整条小路,周围的稻田绿树都被披上了一层洁白的纱,院中篝火的味道仿佛飘到了这里,那是一种空气被灼烧后发出的焦香味,莫名好闻。夏季的蝉鸣还未完全消逝,应和着树林深处某种小鸟的咕叽,夜色愈发静谧温柔。

 

“今天我好开心啊!好开心啊!”我抬头冲着头顶的圆月大声喊了一句。周围竟然还荡起了回声。

 

“小微,我也是。”莫北牵着我的手,低下头来看我。

 

我笑眯了眼,轻挣开他紧握的手,一下跑到几米开外,一时不察,被脚下乱石绊倒,跌坐在地还仰着头咯咯直笑。莫北追上来,蹲下身子,察看了一遍确保我没有受伤,便佯作生气地拿食指点了点我的额头。

 

“哈哈哈哈,太搞笑了有没有!”

 

“你啊你啊……”

 

“是不是又要骂我笨了?哼!”

 

“不是,其实……”莫北突然止住话语,紧接着凑近我的脸,眼里喷薄欲出一种我看不太懂的认真和深情,“我想说的是,今晚的你好美好美。”

 

“美得令我好心动。”

 

面对莫北突如其来的赞美,我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我愣在那里,看着莫北的脸越靠越近,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嘴唇一凉,一股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气息袭向我,我倏地睁大了双眼,最后清醒记得的画面,只剩莫北俊美的脸庞,和他闭上的双眼,还有柔柔月光下他那清晰可数的长长睫毛。


评论 ( 26 )
热度 ( 21 )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