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就吃窝边草6(上)

我简直是疯了,短短一章还他么分上下。。。原谅我,我刚找了份新工作,适应中……拉着小北跪着求你们,来点赞

----------------------------------------------------------------------------

我极度心累地靠坐在沙发扶手上,对于眼前诡异莫名的场景,根本不想去深究。


今天是周六,也是我妈从老家回来的第二天,蒙黄院长特赦,许我回家过周末,我赶紧屁颠屁颠跑回家吃团圆饭。


刚进门,我妈就神秘兮兮地跟我咬耳朵,微啊,去,去打扮打扮,咱们家今天有贵客。说着一边把我往房间里推一边冲我露出了一个自认为神秘优雅的山寨蒙娜丽莎式的微笑。


看她这一脸皮条客般邪恶的表情,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但还是听话地进房间换上了她给我准备的颜色粉嫩的连衣裙。站在镜子前,我把马尾披下来一点一点梳顺。也不知道我妈是不是又要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人生理念给我介绍某个所谓前途大好的优质男青年了,话说,之前她不是很喜欢莫北吗,怎么现在转移目标了?想起莫北,我悠悠地长叹了口气。说起来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自从我爸回来后,他就没再来找过我,有时候发短信找他聊天,他也总是回复的很慢,甚至等到我睡着了,他才发来一句简短的“晚安”。


貌似他最近挺忙的。


可是真的有这么忙吗?


啊啊啊啊啊,我干嘛那么在意他!


就在我几近抓狂羞愤欲死的时候,门铃响了。紧接着,就听到我妈用高亢而兴奋的声音喊我出去接客,啊呸,出去招待客人。于是我只好烦躁地扔下才梳了一半的梳子,龟速挪出了房间。


等我看到堂而皇之坐在我家沙发上和我爸喝茶闲聊的莫北时,我清晰地听到了我脑中的某根神经“嘣”地一声断裂的声音。


“哎呀,小微,你怎么才出来!真是不礼貌,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过来。”原本对着莫北笑得一脸慈祥亲切的中年花痴看到我瞬间化身仙蒂瑞拉暴躁恶毒的后母。我忍了忍,差点没有当场吐血。我朝没有人的地方使劲翻了个白眼,待气顺一点后,才大步走了过去。


莫北温和地笑着冲我招招手,让我坐到他身边。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绕到我妈边上,靠坐在沙发扶手上。我妈责怪地轻推了我一下,转头又对莫北笑靥如花。莫北只是好脾气地笑了笑,便和我爸继续讨论一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话题。这期间,他一眼都没有看过我。我莫名地更生气,想着再也不要理他,而我妈去厨房做饭了,没人管我,我更是肆无忌惮地自顾自玩手机。


一直到上桌吃饭,我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气鼓鼓地坐在莫北右手边的位置,气鼓鼓地盛汤,气鼓鼓地喝汤,任由我妈暗示地眼皮都快翻起一条褶子,也顾不上我爸严厉的眼神,独自坐在一边生着闷气。而莫北好像完全不在意似地,老神在在地喝汤,贴心而得体地为我爸妈夹菜,从容地回答他们的问题。


“小北啊,处对象了没有?”我妈一边为莫北盛饭,一边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当然没有了,这种不解风情的死冰山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我在心里恶狠狠地回答。


“没呢,在美国的时候忙学业,回来之后忙工作,没什么机会。就等着阿姨您给介绍介绍呢。”莫北又露出了他招牌式的温和笑容。


听到他这么说,我妈笑得更欢了,看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光芒,我心中警铃大作。


“正好啊,我们小微也单着,不如,你们处处?”


“噗……咳咳咳……咳咳咳……”一口老鸭汤从我口中喷了出去,坐我对面的黄院长一脸无辜加眼神呆滞地望着我,汤水顺着他的下巴滴答滴答往下落。


我妈马上大呼小叫地拿起纸巾给她最爱的老公擦脸,根本不关心一旁脸憋得通红且快被一口汤水呛死的亲生女儿。


“笨的要死。”


我忍着难受转过头去,看到莫北突然靠了过来,他动作迅速地伸出一只手轻拍我的背帮我顺气,另一只手则抽了几张纸巾,轻柔而仔细地帮我擦掉嘴角和下巴沾上的汤汁。我呆在那里,一瞬间被他温柔的神色所吸引,他身上还传过来一种若有似无的清香,不是香皂,应该是某种沐浴露的味道。


我几乎迷醉。


一桌好好的菜都被我给毁了,我妈有气不能发,只能用眼神凌迟我。我畏惧地缩着脖子,瘪着嘴表示无声的控诉。如果不是我妈不通知我一声就把莫北叫来吃饭,如果不是她老人家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非要把我塞给莫北,我至于差点被我最爱的老鸭汤呛死吗?还怪我呢,哼哼,没天理。


午饭才刚开始,桌上的菜却都不能吃了,大家还饿着肚子。于是我爸提议说干脆出去吃,我妈也一迭声地附和。然后我们一群人又浩浩荡荡跑去附近一家看起来还算不错的饭店,点了一桌子海鲜,大家重新喝酒吃菜,气氛又嗨起来,只是之前说过让我和莫北处处的话,再也没有人提起。


席间莫北和我爸聊起了生意上的事,我听到他说他们公司新近推出的一款新产品正在找代言人,需要长相清秀,气质脱俗的,最好是个模特。我心中一动,突然插嘴道:“长相清秀,气质清新,天使面孔,魔鬼身材,菩萨心肠!Bingo!我要推荐!”


“嗯?”正在聊天的莫北和我爸突然停了下来,转头一脸怪异地看着我。


“你不会是说你自己吧?”该死的人渣竟然眼神轻蔑地从上到下打量我,刻意夸张了的忍笑表情怎么看怎么欠扁。


我深吸口气,压制住想抽出一把砍刀砍死这个禽兽的冲动,心中快速默念了一遍“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然后换上一张如阳光普照下的花朵般灿烂的笑脸,故意捏着嗓子用台湾腔甜甜地说:“哎呀,不是人家啦,北格革,人家有个朋友了啦,聪明漂亮身材棒棒哒,还每个月都去养老院做义工,心灵美美哒,给我个面……哎呀我了个大操,谁他妈暗算我?”


“黄子微,我教你这么说话了吗?怪腔怪调地成什么样子!还敢说脏话,你有没有教养?是不是我小孩儿?”我捂着被拍疼的脑袋眼泪汪汪地望着正一脸不悦的我妈,再看看默默摇头别过脸去不看我的老爸,心里哀嚎一声,大婶,我早就怀疑我是捡来的。


“哈哈,阿姨你就别说小微了。对了,小微,你不是说要带我去逛逛熟悉熟悉这个城市吗?等下去怎么样?”莫北笑眯眯地看着我。


熟悉,熟悉个屁,都他妈回来快两个月了,等下不定又要怎么欺负我呢。我腹诽一番,但是看看我妈准备随时算账的吃人眼神,衡量一下,我还是勉强点了点头。


饭局就这么散了。我坐上莫北低调的丰田小跑,想着要怎么开口跟他推荐赵燕。其实他说要找个大学生代言人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赵燕了。赵燕身材高挑,浓纤合度,长得也不错,平时还兼职做平模,最重要的是,她人很善良,每个月月底都会去郊区的一个养老院做志愿者,陪伴孤寡老人什么的,简直就是现实版挥着翅膀的女雷锋。要是帮她争取到了这个机会,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在想什么?”


“那个,那个,其实我真的想跟你推荐模特了,就是我的室友,你说的条件都符合,人还特别好,很照顾我。你给她个机会试试呗。”


“唔。”


“哈?”


“找个时间带给我看看。虽然答应了你,但是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的。要是真有你说的好,我就做了这个主。”


“耶?”

“笨蛋,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让她来试试。”


“哇哇哇!真的啊!你人太好了!我该怎么报答你啊?啊?”


“呵呵,报答就不用了,不过……你得先陪我去个地方。”


评论 ( 19 )
热度 ( 41 )
  1. 白 画 °一朵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