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就吃窝边草2

这真的只是个短篇啊...可这停不下来的感觉是啥,好可怕
-----------------------------------------------------------------------------
那天的饭局在我看来实在是很诡异。

我和莫北一前一后进的包厢,原本我还在为他下车前说的那句话胡思乱想,可当我看到他妈抱着我妈一起痛哭的奇怪画面,我竟被吓得差一点撞上门边摆的半人高的大花瓶。还好莫北及时拉了我一把。正当我抚着胸口暗道好险之时,莫北竟然靠过来亲昵地用手指弹了一下我的额头。

“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看路吗?”

啊啊啊啊啊啊!我相信此刻只有上帝听到了我的呐喊。这还是刚才那个杀气腾腾的黑面美男吗?为什么突然跳戏了?这么宠溺的口气究竟是闹哪样?尼玛不要欺负我是花痴行吗?

我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莫北,他却淡淡地笑了。里面哭的正爽的孟姜女一号和二号被莫北说话的声音吸引过来,看到是我们,赶紧不好意思地背过脸去擦擦眼泪。我爸在一旁估计已经手足无措半天了,我们的出现恰好解救了正陷于尴尬中的他。莫北客气而有礼地跟我爸打招呼,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博得了黄院长一个赞许的微笑。然后我爸又转过来看我,见到我的阿狸人字拖和淡绿小短裤,皱着眉欲发作,却被莫北一个大大的微笑硬生生逼了回去。我感激地冲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他却不再看我,转而上前去跟我妈说话。

妈的!我默默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却不知道要表达什么,一个人郁闷地站了一会儿,只好在我妈的暗示下也上前去招呼还在抹眼泪的孟姜女一号,啊不,是玛丽阿姨。

玛丽阿姨泪眼朦胧地拉着我的手左看又看,末了笑眯眯地说:“鼻子塌了点儿,脸盘子大了点儿,还胖,唔,要是能再高点儿就好了。”

这是什么情况?久别重逢不是应该像个正常的大人一样慈祥地摸摸孩子的头说上一句“看啊这孩子长这么大了这么漂亮了呢”,为什么到我这儿就挑三拣四人身攻击了呢?婶可忍,叔不能忍!

我转过去怒瞪站我旁边的莫北一眼,他正紧抿着嘴,眼里有一丝可疑的笑意。再看我那对熊爸妈,正若无其事地拿茶水冲杯碗,丝毫没有要维护我的意思。于是我决定说点什么挽回我那被践踏的自尊。

“阿姨,人家...人家还没长开呢...”

“噗呲啊哈哈哈哈......”

“小微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啊......玛丽,让你们见笑了。”

阿姨只是充满同情地摸摸我的头,而莫北却笑得根本停不下来,我爸妈只是看着我无奈地摇头,而我却想去死。

上菜的敲门声解救了一心寻死的我,我妈赶紧招呼大家坐好,我本来要坐到我妈旁边,却被莫北硬拉着在他身边坐下。我敢怒不敢言,低头狂吃菜。

席间两家大人推杯换盏,言笑晏晏,我不停吃菜,偶尔说句话回应一下玛丽阿姨的问题,莫北却和我爸相谈甚欢,还能时不时说几句俏皮话逗得那对久别重逢的老姐妹哈哈大笑。

在他们放下酒杯聊起当年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个大饱,还打起嗝来。自从知道身边这位帅哥是小时候那个小恶魔,我就不打算再维持什么淑女形象,反正我最糗的样子他都见过了,我也不指望他能多欣赏我。

说到小时候的糗事,我不禁想起我和莫北第一次相识的场景。那年我才五岁,莫北八岁。我们住在一条街道,只不过我们家住的是老旧窄小的居民楼,他们家却有一栋带花园的大房子。莫北是小西巷一带的孩子王,带着一群同年龄的小屁孩儿一整天的闹,专门捣蛋,但他从不跟女孩子玩,而且我们家那时才搬过来,我也没几个朋友,所以我从没跟他说过话。有一天我和表妹出去玩,经过莫北家的时候,看到他家花园里的秋千就走不动道儿了,表妹提议偷偷爬进去玩玩,我同意了。可我才爬过铁门刚落地站稳,就看到假山后面走出来一个脸色不善的胖子。他轻喝了一句什么,语气很凶,再加上他庞大的体型带来的压迫感,我被吓得魂飞魄散,一时忘了有所动作。待我回神,表妹已经原路爬回丢下我一个人跑了。我看着小胖子越走越近,吓得直发抖,然后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小胖子沉默了一会儿,便过来拽我的手,我怕他打死我,哭的更大声了。他那时候总是打架,力气大得很,而我只有被他拖着走的份儿。他把我拽到秋千前,然后推了我一下,我踉跄一步坐到秋千上,委委屈屈地抬头看他。他一言不发地绕到我身后,轻轻推了一把,秋千就晃晃悠悠地荡了起来。等我表妹带着我妈找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我坐在秋千上抽抽噎噎地哭,他站在我背后别别扭扭地推。后来他妈也出来了,和我妈一照面才发现两人是初中的同桌闺蜜,然后就聊起来了。而我还在秋千上流鼻涕掉眼泪,莫北还在我身后默默地推。

“在想什么呢?”莫北递过来一杯果汁。

我有点恼他打断了我的回忆,便接过果汁小口小口地啜起来,直接无视他说的话。

“我刚回国没多久,对R市还不太熟,有时间你能带我走走吗?”

我刚想说不,却被他眼镜下一闪而过的寒芒惊住,只好不情不愿地点点头。他满意地朝我举了举杯。

散席的时候,玛丽阿姨一直拉着我妈的手不停说话,大意是她很快就回美国,拜托我们好好照顾她儿子之类的。后来我妈去洗手间,玛丽阿姨便过来和我说话,我一一应了,笑得脸都发僵。看到站我旁边一直没出声的莫北,阿姨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Eric,what do you think?”

“Special.”





评论 ( 17 )
热度 ( 57 )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