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就吃窝边草1

写一个狗血的优质天蝎男和逗逼双鱼女的故事
-------------------------------------------------------------------------------
倚着公交站牌,我故作娇弱地轻轻抹了把额头的汗,接着缓缓地以45度角望天的狗血姿势凝望着头顶的烈日,还刻意眯起高度近视的双眼,意图营造出一种“我是文艺小清新”的感觉,却一不小心,被闪瞎了狗眼。眼前突地一黑,我赶紧闭上眼睛,以缓解刺眼的阳光带来的短暂不适。等我睁开眼,看到停在我面前的卡宴,和卡宴里坐着的戴眼镜黑西装的帅哥,特别是这帅哥还冲我灿烂一笑的时候,我眼冒桃心瞬间有种穿越成漫画女主角的强烈错觉。我惊喜地一哆嗦,左手迅速绕到背后悄悄掐了掐腰上的赘肉,嗯,赘肉还在,不是梦。
 
此时正是烈日当头的下午一点半,公交站台只有寥寥数人,那个令我颇为欣赏且每天都和我在站台相遇的正太脸的肌肉猛男,正站在我右后方拿着个白色皮套的iPad猛戳。而我那一番辛苦的搔首弄姿不过是为了博他一眼青睐,但他似乎丝毫不为我的美色所打动。正当我改变策略改走清新柔弱路线之时,高富帅的出现瞬间强化了周围的磁场,信号太强,我的闪闪红星自动锁定新目标,迅速连上了他的无线。


帅哥还在冲我微笑,我抿了抿嘴巴,舌头快速扫了一遍上下齿,确定没有卡住韭菜叶子之后,轻轻柔柔露齿一笑,还朝帅哥送去一记春水荡漾的媚眼。我注意到帅哥愣了愣,顿时心中有一头洁白的草泥马轻快地跳起舞来。我得意地笑,小样,看老娘不迷死你。接下来应该要以问路为借口开始搭讪了吧?我抓紧时间又抛了几个充满暗示的媚眼。

果然不出我所料,感受到我充满鼓励的眼神,帅哥故作镇定地抬手推推眼镜,清咳了一声,开口问道:“笨蛋黄子微,没事翻什么白眼啊?真丑。”

听到他的声音,我既惊奇又疑惑。这种低沉有磁性的嗓音竟然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难道他是上辈子折了翼的天使被上帝派来拯救依然单身的我的?向来对声音好听的男生没有抵抗力的我,沉浸在粉红想象里无法自拔,差点忘了一个关键问题,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黄子微臭丫头,还不快过来!”帅哥竟然不耐烦地又喊了我一声,听这口气,帅哥不但认识我,而且貌似还挺熟。可我发誓我真的不认识这号人物,要真是认识的,光是开卡宴这一条,就足够让我身边那群狼女日夜八卦意淫不止了。

难道说他是偶然遇见我后一直注意我且默默地钟情于我,今天终于按捺不住打算进行爱的终极大爆发了吗?这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一边晕陶陶地想象,一边小跑着来到他的车旁。

“你......你好,请问我们认识吗?”我微微倾身,透过车窗一脸娇羞地看着他,且尽量露出自认为既矜持有礼又甜美的恰到好处的微笑。

我以为他会高兴地回应我,然后搞个自我介绍什么的抖抖家底让我震撼震撼,但是没有,他只是沉默地看着我,用一种充满玩味的研究的眼神。过了一会儿,在我满怀期待的眼神里,他终于决定说点儿什么。他薄薄的嘴唇动了动,迟疑了一会儿,他看看我接着却沉下了脸,只听他语速极快地说道:“你竟然不记得我了?”

“我们真的认识啊?”

“笨蛋,我是莫北啊,你的北北哥哥莫北啊!”

“哦,莫北,什么?莫北!”

我石化在原地。那些粉红色的幻想和故作矜持的刻意在他说出名字的那一刻霎时化作一道青烟,朝着头顶的烈日飘摇直上。

“难怪,难怪......”我扒着车窗自言自语,一边死死盯着他的脸,一边为自己早夭的少女漫画梦而默哀。其实我想说的是,难怪他的声音和说话的语气会让我觉得一阵熟悉,原来眼前这位被我错认的高富帅竟然是当年小西巷称霸一方、臭名昭著的小霸王莫小北。但这些话我可不敢说出口,从小我就怕他,虽然现在他有了大变化,已经从一个标准土肥圆进化成了优良高富帅,但是难保他不会由当年的小腹黑进化成大腹黑,我还是谨慎为上。

“还不快上车?”莫北冷冰冰地抛出这么句话,我仿佛还看见他镜片下的那双几分钟前还对我具有超级杀伤力的狭长眼睛闪过一丝可怕的杀气。我莫名打了个冷颤,顾不上像刚才那般维护我的良好形象,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然后动作迅速地拉开车门,猫腰钻进了后座。我端端正正地坐好后,还不忘朝着后视镜里的那张帅脸友好地笑笑。

他的脸却更臭了。他甚至还扭头瞪了我一眼,然后一句话也不说地转回去发动了车子。我莫名其妙地摸摸鼻子,心下腹诽,刚才还冲我灿烂地笑,谁知相认之后却变脸了,死腹黑,拽个毛线,有钱了不起,长得帅了不起啊?

“那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会来找我啊?还有,我们现在去哪儿?”我其实有满肚子的疑问,但碍于他的臭脸和车里的低气压,我选择了先问几个关键的且不会引起阶级矛盾的问题。

他没说话,一副没听见的样子,但从后视镜里,我发现他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见他一手掌方向盘,一手在一边摸出个手机,按了几个键之后,转而递给了我。

我疑惑地接了过来,刚放到耳边,就听到我妈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我妈竟然说她忘了告诉我莫北从美国回来的事,她还忘了告诉我今天中午要和莫北一家吃饭,她也忘了告诉我她叫了莫北来公车站接我。因为顾忌着莫北,所以不敢像平时一样大呼小叫,对于我妈的重大失误,我决定暂时保留追究权。

挂上电话,我偷偷打量莫北,他的脸色竟然好了一点。我赶紧把手机还给他。他接过手机的时候,我因为过于紧张,一不小心松了手,眼看手机就要掉下去,我匆忙去接,谁知他的手也伸了过来,我们俩的手就这样握在了一起。他的手干燥而粗糙,我的手握着手机,汗津津的一片。我马上抽回手,把手机胡乱抛到前座,脸一下子红了。而他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泰然自若地收回手,专心致志地开起车来。我也不敢再看他,只是心跳却快得异常。我狠狠鄙视了自己一路,提醒自己不能沉迷于美色,绝对不能招惹莫北,因为这种腹黑天蝎男,一看就不是我能驾驭的。更何况,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小小声地自言自语。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但是我感觉的出来,莫北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

到了目的地,我正要开门下车,莫北却突然说了一句话

“下次坐我的车,只能坐副驾驶。”

评论 ( 61 )
热度 ( 102 )

© 一朵 | Powered by LOFTER